<ins id="fnhar"><acronym id="fnhar"></acronym></ins><ins id="fnhar"><option id="fnhar"><menu id="fnhar"></menu></option></ins>
<small id="fnhar"></small>
<noscript id="fnhar"></noscript>
<output id="fnhar"><nobr id="fnhar"></nobr></output>
  • <menuitem id="fnhar"><video id="fnhar"></video></menuitem>
    首頁 資訊 關注 名家 行業 機構 大觀 圖片 視頻

    觀點

    旗下欄目: 觀點 征稿 鑒賞 招生

    論畫三題:書法與繪畫

    來源:中國藝術資訊網 作者:King 人氣: 發布時間:2017-11-16

      “石如飛白木如籀,寫竹還于八法通。若也有人能會此,方知書畫本來同。”“丹青書畫本來同。”“詩文書畫有真意,貴能深造求其通。”講的都是“通”,而沒有講誰是誰的基礎。誠然,書法與繪畫可以互相影響借鑒,這是毋庸諱言的,而這種借鑒與影響與書畫之外的文學藝術形式對書畫的影響本質上是一樣的。

      講書法家要學畫的要少些,認為學畫要學書法則幾乎無不認同。學習書法對學習繪畫自然有幫助,但不能由此認定繪畫要有書法的基礎,所謂要做畫家首先要做書法家并非絕對。所謂“石如飛白木如籀,寫竹還于八法通”,并非是畫中某筆像篆書某筆像草書,而是講繪畫用筆與書法用筆有相通之處,即筆下的點畫或筆觸要有質量,符合美的標準。書與畫之所以通,正是這標準是共同的。當然,真正理解書法用筆的要領,理解繪畫用筆的要訣自然會方便些,若不得要領,恐怕寫字也會陷入描畫的誤區,如此這般,對畫畫又有什么意義呢?基于這樣的認識,絕對地講,學習書法完全可以對繪畫一竅不通,學習繪畫同樣可以對書法一無所知。繪畫的問題要繪畫自己來解決,對經典真正理解了,心慕手追,自然有望得心應手。于書法,又何嘗不是如此!

      當然,以上所論,只是道理。若真于畫有心得有功夫,學學寫字用于題款,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并不很難,而這于繪畫實在也是有些幫助的。至于寫到什么程度,就看個人的情形了,妄自菲薄不應該,但更要提防自以為是。若不是真正在書法上下足了功夫而且確有水平,避免在畫上作長篇大論還是明智的?傊,術業有專攻,作為畫家,畫得好才是根本。

      中國畫的題款文字可多可少,形式多樣。扇面、冊頁、斗方甚至條幅等形制,幅面相對較小,有時畫家會在上面畫較為簡單物象,而題字較多,這就需要畫家有較好的行文本領和書法功夫。揚州八家、吳昌碩、齊白石、潘天壽、陸儼少都有相當數量的作品,畫面題字占有較大比重,這對畫家的綜合素養要求顯而易見是比較高的,起碼書法要經過專門訓練,否則斷難完成。所謂詩書畫印四全的形式,說的正是這類作品。值得注意的是,這只是中國畫各種具體表現手法之一,與上述諸家同時期的畫家,真正有這樣本事的也并不很多,而他們各人的作品中,這樣的作品也不占很大比例。

      經?吹疆嬅嫖锵蠛唵,寥寥數筆而已,而題字則洋洋灑灑,動輒幾十上百,不但畫面不再顯得空疏,而且字畫相映,別有味道,竟有豐富的感覺。對于書畫兼工的作者,這種方式無疑既省時省力又見功夫才情,筆會應酬之類,如此這般,堪當上選。張大千交游甚廣,丹青酬答自然不少,頗多作此類路數,花卉翎毛山水人物,再題字,或詩或文記述因緣實況,讀來親切有味,其晚年潑彩之作,于此亦有異曲同工的況味。“長袖善舞,多錢善賈”,真正的大家自然身手不凡,千錘百煉的功夫來作小品,厚積薄發,游刃有余自在情理之中。正如鷹有時也在地面行走,而雞卻永遠不能飛上天。近幾十年來,畫家能真正在書法上有功夫的越來越少,這樣不選擇上面的路子是明智的。倒是很有一些畫家沒有真正下功夫,卻無知無畏,不能題而敢題,佛頭著糞,勢在必然。

      另外,畫面題字是極好的防偽設置,于欣賞于鑒定,通過題字往往能得到可靠的感受與結論,所以這類作品不易為人仿制。

    責任編輯:King
    6080YYY午夜理论片中无码,无码人妻视频一区二区三区,五月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