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fnhar"><acronym id="fnhar"></acronym></ins><ins id="fnhar"><option id="fnhar"><menu id="fnhar"></menu></option></ins>
<small id="fnhar"></small>
<noscript id="fnhar"></noscript>
<output id="fnhar"><nobr id="fnhar"></nobr></output>
  • <menuitem id="fnhar"><video id="fnhar"></video></menuitem>
    首頁 資訊 關注 名家 行業 機構 大觀 圖片 視頻

    展訊

    旗下欄目: 頭條 展訊 拍賣 收藏

    “延月梳風——丘挺作品展”將亮相蘇州博物館

    來源:中國藝術資訊網 作者:小龍 人氣: 發布時間:2021-08-01

    展覽海報

    2021年8月8日,“延月梳風——丘挺作品展”將于蘇州博物館現代藝術廳開幕,展覽由策展人吳洪亮策劃,蘇州博物館主辦,展期將持續到10月7日。 

    藝術在很大程度上是個人化的時代表現,而藝術家丘挺的作品與他的藝術追求是當代中國藝術生態中非常值得關注與思考的個案。丘挺的藝術生涯,可總結為四個字:不急不囿。他的創作,總體趨于“保守”,不急于跳脫,建構自己的符號、形象與程式,力求在深處求活水。但他也非兩耳不聞窗外事,躲進小樓成一統。他是時代中人,甚至不囿于中西傳統的藩籬,從周遭甚至是邊界之外找動能。這其中的矛盾與統一,構成了對丘挺研究的豐富性。

    千壑幻雪 128x68cm 2020年   絹本水墨

    本次展覽的名字“延月梳風”,來自蘇州博物館的鄰居拙政園中的兩扇月亮門。此二門相對,一名“延月”,一名“梳風”。夏日高臥,“延月簾高卷,看山牖盡開”;冬日賞梅,“倚松還傍竹,洗雨更梳風”。不僅化出了丘挺此次在蘇州博物館現代廳個展的題,更暗含了本次展覽的生成與邏輯。

    山外之山中360×220cm,金箋水墨,2017年

    展覽共分四個部分,無不與拙政園有關。第一部分“與誰同坐”,主要展出丘挺數年來以園林為母題的作品。板塊名稱直接來自“與誰同坐軒”。當然,更離不開蘇軾的名句:“與誰同坐。明月清風我。”第二部分“山水清音”,主要呈現丘挺近年來在大幅山水創作方面的成果。源自“春秋多嘉日山水有清音”。當然,“山水清音聽未了,隱岸玉箏金索。”山水清音,既是林泉之聲,也是心聲心景。第三部分“靜動爽借”,展出的正是丘挺多年來的寫生之作。板塊題目出自竹幽居亭的楹聯:“爽借清風明借月,動觀流水靜觀山。”乃文徵明之句。藝者師造化,本就是搜盡奇峰打草稿,借得山水入畫圖。第四部分“心閑頻得”,主要以丘挺多年來的小品為主,正所謂“人遠忽聞清籟起,心閑頻得異書看”,這幅繡綺亭上的舊聯,呈現出丘挺創作的心境。

    山外之山中 360×220cm,金箋水墨,2017年

    早在2005年,丘挺就開始研究各處園林,并以之入畫。中國的園林,是人工與造化、人文與自然的綜合載體。造園本就是一種藝術化的空間處理,丘挺以園林入畫則是在此基礎上的再次藝術化表達。2013年的《園林系列》是丘挺園林題材作品的代表作。筆墨功力深厚,每幅作品均有長跋,以詩書畫一體的傳統文人畫方式寫出了各處的園林勝景!杜c誰同坐》是丘挺最新的園林創作,也集中呈現了他近年來的山水風格。此畫描繪的是拙政園的與誰同坐軒,但細細品位則會發現,藝術家并未一板一眼地按照對象進行寫生,而是構造了一種全新的畫面關系。作者就像超級英雄“奇異博士”一樣,可以隨意進行空間的轉換,將平地之上的庭軒置于山丘,原本的樓閣建筑也被重新安排,全然是一番新的景致。在風格上,作品偏重于寫意,但又與傳統的隨意揮灑不同,丘挺是一種“工筆寫意”。一方面,山的處理以潑墨為主,不泥形象、意態生動。另一方面,畫面的水潤飽滿又得益于反復的色彩罩染,而這又是工筆畫中的常用技法?偠灾,整個畫面熔工寫于一爐,渾然一體,靜謐而又不失活潑。

    太行幽谷圖5,金箋水墨,49.5×34.5cm,2015年

    大幅作品是丘挺創作的另一個面向。2010年《水泉院》的繪制可以算是丘挺大畫創作中的一個重要節點,預示著他的作品將有更大的能量輸出。水泉院是北京香山碧云寺中極為重要的一處景致,因院中有一眼卓錫泉而得名。丘挺對院中的古木林泉、臺榭廟宇,以及悠久的歷史文化積淀都有濃厚興趣。經過長時間的體味、寫生、統籌,最終成功創作此畫!端骸分驹跔I造一種可游可居之景,既可見作者在筆墨方面的深厚素養,也可見其經營位置的巧思。不過,這種可游可居的實景營造并非丘挺的最終目標。

    王莽嶺,金箋水墨,47x21cm,2015年

    在他的認識中,山水畫追求的方向應該是繪畫的純度,而非敘事性。他期望營造的是一種恍兮惚兮、大道無垠的意境?疾烨鹜鼛啄甑拇蠓剿畡撟,往往不再拘泥于具體山形水勢的描繪,而是通過水、墨關系的生發創造出意象化的山水圖像。在此基礎上,他還進行了紙本、絹本、金箋、獨幅、組畫、屏風等不同材料和形式的嘗試,最大限度地在傳統的根脈上拓展出新的山水境界。以《布魯克納第四交響樂》為例,全畫主要通過潑墨、留白等技法營造出天地渾然的磅礴氣象,音樂性與繪畫性融于一體,與《水泉院》以筆為主的實境構造全然不同!渡酵庵街小肥乔鹜鸬仄溜L的代表,作者對于形的處理幾近抽象,純靠筆墨的變化營造出一個造化秘境,達到了他所說的恍兮惚兮之境。

    銀山塔林,銀箋設色,34×100cm,2021年

    丘挺曾經說過:“圖式新舊不是核心的東西,核心還是段位高低的問題。”不過,不在圖式上刻意求新,并不意味著丘挺的作品中全是因循臨摹的老舊圖式。恰恰相反,他的構圖往往活潑靈動,讓人有意外之喜。這要得益于他多年的師造化之功。需要強調的是,丘挺的“師造化”從來不是一五一十地對景描摹。所謂“外師造化,中得心源”,雖是大家說爛了的,但“心源”的重要性正是化“造化”前提。丘挺畫寫生,往往是邊描繪,邊整理,“望文生義”,借題發揮,寫生的過程既是創造的過程,也是內化的過程。

    與誰同坐,紙本水墨,32.4x99.4cm,2021年

    無論是十多年前的《水泉院》,還是最新的《與誰同坐》,都是在實景基礎上進行了精心的統籌、巧妙的布局,真正達到了古人所說的經營位置。要具體談丘挺的圖式之妙,以留白手法布局、造境就是極佳的案例。留白本就是中國畫中最常見也是最神奇的藝術手法。所謂計白當黑,黑白之間,是明暗、虛實,乃至陰陽變化的復雜關系。“與古為徒”展覽中,丘挺以《八大處紀游》向趙令穰的《湖莊清夏圖》致敬,運用霧氣營造出豐富的空間和平淡天真的意境,足見其對留白運用的造詣和興趣。

    與誰同坐,絹本水墨,56x88cm,2021年

    展覽在蘇州博物館的現代藝術廳展出,三個“品”字形分布的展廳中,相對的兩個廳分別以“山水清音”的山水作品和“靜動爽借”的寫生作品為主,居中的主廳則陳列“與誰同坐”和“心閑頻得”這兩個版塊與園林相關的作品。巧的是,貝聿銘先生在做建筑設計時為這個廳留下一面高通屋頂的窗,窗外是一片竹林,這次展覽將打開這扇借景的窗,窗下是丘挺為此次展覽創作的手卷《延月梳風》,拙政園的風景將隨著手卷在窗外的竹影下漸次展開。

    與誰同坐,240×200cm,紙本設色,2021年

    這次展覽是對丘挺50載藝術與人生的總結,也意味著一個“而今邁步從頭越”的開始。另值一喜的是,此次展覽正好橫跨中秋佳節。屆時,中秋的月,蘇州的景,丘挺的畫,相映成趣,也算是天時、地利、人和皆備了。蘇博妙展,拙政小聚,延月梳風。與誰同坐?明月,清風,友朋佳客,的確值得期待。

    責任編輯:小龍

    最火資訊

    6080YYY午夜理论片中无码,无码人妻视频一区二区三区,五月天小说